這禮拜花了近20個小時讀兩篇與音樂/藝術哲學有關的文章

一方面是完全陌生的內容,

一方面是充滿倒裝、逗點、破折號的原文敘述和生字

以及交互詰辯的文章脈絡(這一段沒看懂,下一段就會跟著看不懂)

我念到快昇天 許多段落反覆讀了很多遍還是不懂

到最後乾脆google那些學者的相關論述

讀了許多簡體字的文章

終於拼湊出大概的輪廓

趕在上課前一個小時終結..

然後在課堂討論的時候

驚訝的發現

這兩篇文章對美國同學來說也相當困難

有時候甚至覺得我理解的程度好像還更多..

課堂上對那些模糊的、玄妙的哲學問題並沒有太多著墨

(可能是大家都沒有搞懂吧?我不確定)

反而是對大家應該比較理解的藝術概論多做討論

是我太求甚解了嗎?

把自己搞得累得要命..

整篇reading寫滿了中英文註解

好險教授說

下週的文章簡單多了

但是份量突然變成三倍

應該還是會把我整慘吧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Yo 的頭像
YoYo

彼得與我

Y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